云影凉薄
えいじろうは俺の太陽☀
 

木兔黏土到了,自娱自乐一会儿。

“我只是打赌输了而已,并不想穿黑尾前辈的队服。也不想披木兔前辈的外套。还有赤苇前辈不要拍照了!”(满脸都写着不高兴)

迅速去收拾满屋子车祸现场一般的配件…

◇ LINE series 7.5




※說好的7的後續




※含有一定葦月傾向




※強行同居




※跟上一篇一個套路的彩蛋:P1對話開始時間換算成12小時制




※ LINE系列→ 01 02 03 04 05 06




基於『壞脾氣對赤葦發作的月島很新鮮』這樣的想法搞了這一篇


其實我覺得月島一個人應該也不怎麼怕,還是能睡的,但是有親近的人在會比較想撒嬌(不要找藉口了你只是想讓他們一起睡覺


7.16更新

對不起我錯了赤葦被雷暴雨炸醒第一反應應該是爬起來看各個房間窗子有沒有關好屋子裡有沒有進水(眼神空洞)

兩點過被大暴雨吵醒爬起來發現客廳窗子沒關木地板上進水都進一半了趕緊瘋狂搶救…

人生真特碼精彩(

◇ LINE series 07

 

大家好,這個系列又更新了就意味著……我日月打完一週目了又摸魚了

其實稿都交了也不算摸魚

主要還是天天躺著打日月(好意思)


本來想當做七夕賀可是七夕還有好久結果陰差陽錯撞上7月7號那姑且假裝就是個七夕賀吧


※ 頂風作案公然犯事

※ 主要目的是想給月島換個頭像(並沒有)

※ 本次彩蛋:P1對話開始時間(一個很難猜的數字,猜對了也沒有獎)

※ 有個後續

※ LINE系列→ 01 02 03 04 05 06

《[赤この]Tropic of Cancer》

夏日的气温像沸水里咕咚蒸腾的泡沫一样一路翻滚着直线往上。暴风席卷过后的晴空清朗无云,透彻的蓝色一望无际铺了满目。阳光从北回归线渐次回归。木叶秋纪坐在靠窗后几排的座位上,从漫长的午睡中醒来,睡觉时出了点汗,脊背传来略微黏腻的触感,脸上还残留着睡觉时压出的红印。睁开眼睛视野里映入前排女生直顺的黑发和清爽的短袖白衬衫。


放暑假前的最后几天,老师在讲台上教述地理,黑板上白粉笔画着简略的地球经纬图。午后太阳的金色光线盛大恢宏如泼如撒,亮如繁星。木叶仰着头眯起眼,窗外木棉树错落的阴影零碎倒映在他脸颊,光与影界限分明,漂亮且明澈。远处飞机斜斜划过天际,横拉出洁白浅淡的尾迹云。


打开窗子的一瞬,蝉...

《[サク+葦] A rival》

[三館] THE 3rd Squad 番外3 / クロ月前提


* 含動畫未出場人物/sks涉及我流設定

* 興味使然的修羅場

大概有一丟丟葦月



月島站在盥洗間的鏡子前面,不適地扯了一下胸前勒得略有些緊的領帶。明亮乾淨的鏡面映照出他身上一襲剪裁得體的黑色西裝與白襯衫,以及剛剛被他扯松了點的灰藍色條紋領帶。


今天是年末晚會。月島畢業後第一次參加這種正式的場合。連西裝他都第一次穿。襯衫、馬甲、西裝外套、還有小腿襪和襪扣,繁複的程序使月島忍不住懷念起他已經穿習慣的迷彩服和偽裝服,月...

《[月島中心] AN action》

[三館] THE 3rd Squad 番外2 / クロ月前提



空氣中嗅到微微潮濕的鐵鏽味,不知何處傳來模糊的水滴聲。鐵質的通風管道內狹窄得僅能險險容一人趴伏通過。月島匍匐著緩慢爬行,來到支口與主道接駁的交叉處。位於走道天花板上方的通風主道稍顯寬闊,約有兩三人寬,近一米高,能供他半直起身。月島探出半個身體,雙手撐在管道邊緣,敏捷靈巧地抽身跳到通風主道上,行動範圍變大,身體基本能夠自如活動。他舒展了一下筋骨,悄無聲息半蹲著繼續前行直至到達指定位置,等待行動時機。


空曠昏暗的管道中,遠處吹來微弱的氣流。拂進鼻子裡帶來某種生...

《[クロ月] ONE night》

[三館] THE 3rd Squad 番外1



01.


木兔光太郎感覺今天的氛圍好像不大對勁。


另外兩個人比他先到達赤葦語音裡通知的集合地點。月島同往常一樣坐在墻邊進行槍械的擦拭整理,正進行到最後一步用帶油的布片擦槍管的操作。後輩有良好的武器使用和保養習慣,每次都會仔細地清理火藥殘渣及銅屑,檢查槍支狀況是否正常。讓他詫異的是以前黑尾總是圍在月島身邊轉悠,就算沒有在跟月島說話,也會呆在月島旁邊,但今天黑尾卻獨自背著狙擊槍,將手插在兜里,站在圍欄邊上等他。


木兔到了以後黑尾簡略問過他戰鬥的情況。又跟他談起隔壁轄區地下黨派的動亂。期間月島依舊默不作聲一個...

《[三館] THE 3rd Squad》

*クロ月

*架空/特種paro


01.


月光下的建築群寂冷森嚴。


這是埋伏在這裡的第五十分鐘。敵人終於出現在視野範圍內。月島屏息凝神,全神貫注地等待著射擊機會。身體狀態很好。沒有飢餓感。東北方向二級微風。年輕的狙擊手趴伏的姿勢紋絲不動,微不可察地調動著激光瞄準具。依託前視紅外準確追捕巷道中敵人在每一個掩體間謹慎躲藏前行的動作,腦內飛速計算子彈自由下落的高度及風速風向影響子彈角度的自然偏差。琥珀色瞳孔冷靜而穩定。絲縷的雲層緩緩漂浮散開,暗夜裡微弱的月光寂靜降落在他身上。狙擊手靜止宛如一尊沉默的雕像。


提著自動步槍警戒偵查的敵兵步步小心前行,確認安全後逐漸放鬆了警惕,在躲...

《[カラ一]和保健医的二三事5》

 01 02 03 04

* バス保 / 完结编

* 附带大量速度出没(oscr)



松野一松的人生计划是优哉游哉地过完这一生。像他喜欢的猫一样。轻轻松松,悠闲自在。


毕业前夕一边做实验项目一边在医院实习,正在思索出路,回中学探望高中老师时听闻校医老先生恰巧到退休年龄,学校里正好空出一个职位。一松顺手把简历投了上去。


周末他就被小松敲开了房门。他递上去的那份简历气势汹汹抵到他面前。

——赤塚中学校长也就是他爸之前一并退休了,学校现在他大哥在管。招新职工这件事当然也经过他手。


一...

《[一カラ] 1500m》

  • 中學松

  • (竟然)是甜的



一張紙被拍到了松野一松的桌子上。


一松不得不把注意力從正在寫的數學作業上挪開,移到面前這張紙上。報名表上列著運動會的各個項目清單,其餘的項目都被亂七八糟填滿了班上同學的名字。只剩下田徑項目的男子一千五百米一欄是空的。


一松拿著紙張抬起頭,用目光無聲地詢問來者的意思。


來的人是班上的體育委員和平素和他玩得好的兩個朋友。也就是所謂的男生小團體。體育委員用公事公辦的語氣對他說,「運動會要求每個人至少參加一個項目。填寫了的項目都已經有人報了。麻煩你寫一下報名表。順便團體項目已經報滿了。」


對方最後才來找他的意思不能再明顯。不...

◇ LINE series 06



一場感冒引發的血案



抽空給老黑換了個新頭像。圖源twitter。具体哪位的我找不到了(叫你不存



木兔上線。

赤葦聚聚為你倆操碎了心回頭結婚時千萬記得請他喝杯媒人酒



彩蛋:P2和P8對話開始時間。分別用了對話兩人的隊服號碼相關。



LINE系列其他→ 01 02 03 04 05 07

《[黑月] 風雪歸》

月島伸手將深亞麻色的圍巾略微往上提了提,細緻地整理了一下,遮住立領校服領口。另一隻手插在褲子口袋里。書包鬆鬆垮垮背在身後。零星的雪花紛紛揚揚地從天空上飄落下來。天氣有些冷。路上零零散散走著放學回家的學生。


他掏出手機,在對著最頂端的那個名字按下去之前,遲疑了兩秒。


前輩上一次來他家的時候,晚上洗完澡,抱著抱枕靠坐在床邊地毯上把玩他手機,翻開月島手機的通訊錄之後不滿地抗議了半天,

「蛍!我可是專門把你的名字單獨分組排在最前面欸!你竟然就普普通通地寫了“黑尾前輩”。這樣和別人有什麼差別嘛?」


月島繼續趴在床...

「 2014/09/30 」by三河さん id=6275363

 ※ 赤このあり


ハッピーバースデー,アキノリ。



◇ LINE series 05


※ほぼ葦月

※ほぼ葦月

※月葦もあります.どうかご注意ください.


本篇含有大約50%的葦月,大約45%的黑月,以及大約5%的月葦…

對這篇最滿意的一點大概是以月葦的走向收了場(?)

 

很想讓赤葦坦然地說出“因為我喜歡月島。月島也喜歡我啊。”這種不得了發言…(及時把持住)

一開始是真心實意想搞葦月的然後良心發作還是走回了黑月( 里要控制里計幾啊)

 

葦巨一邊跟阿黑哥搶奪月月一邊還要負責開導他,也是很不容易了,想給他頒個街道辦老阿姨榮譽獎章



临时加個P8後續。

 

反正都月葦了讓月葦來得更猛烈一些吧(扔下不負責發言跑路)

 

照舊的彩蛋。P1對話開始時間換算成12小時制。P8對話開始時間。


LINE系列其他→ 01 02 03 04 06 07

 


修羅期急速趕個生賀……(昏天黑地)

雖然絕讚遲到了不過月月寶貝生快!愛你w!

 
 
 

願你一直被這個世界愛著。

《[赤この]destination of heart》

艾特不到,意念艾特 @三壘跑者


◇ ◇ ◇


『where you are,where my heart is. 』


盛夏半夜,餘溫氤氳在空氣裡尚未散去。蟬偶爾鳴叫幾聲。整齊排列的路燈一盞盞照亮前方空曠的道路。樹影裡搖落稀疏星光。


兩個人在無人的街道上肩並肩慢慢走著。木葉騰出手來勾著赤葦的小指。前輩看上去精神和興致都很好。步伐歡快,感覺下一步就快蹦跳起來。赤葦任他牽著,空閒的另一只手插在五分褲的褲兜里,慢吞吞踱著步。


木葉高中畢業後的第一個暑假。終於在赤葦暑期...

《[東おそ] 道路盡頭 / at the end of the road》

* oso中心/偏親情向

* 捏造有


-                                              ...

《[カラ一]和保健医的二三事4》

 01 02 03 05

* 时间线挺早,没交往

* 虽然没交往但是弥漫着严重的恋爱臭



一松老师和空松君吵架了。


非要一松讲缘由的话他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事实上他并没有闲到特意跟一个高中一年级的小崽子过不去。那天空松来的时候隔壁班的保健委员刚走,女生活泼伶俐地跟他挥手道别,一松礼貌地微笑着送走了她。回头就看见空松虎着一张脸。上来开口说话的语气也硬邦邦的。「老师就那么喜欢女孩子啊。」


妈的吃错药了专门跑这里来给我甩脸色?


空松脸色不好一松当然...

《[一カラ] 静默弦音》

事件起源于一松的一不小心。

他已经不记得自己和轻松当时在争什么了。争执过程中两个人都有些激动,他往后退了一步,因为踩到东西而趔趄了一下,尔后听到木板呲啦碎裂的声音。


原本喧嚷的房间一瞬间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他这里。准确地说,是他脚下。一松随着其他人的视线一起,低下了头。


空松放在房间角落里的吉他被他踩坏了。


他轻而易举地意识到发生了什么。四男当然不肯道歉,反而向哥哥发火了。一松还陷在刚...

《[切爆] 夜談》

* 短打

* 99話衍生


隔壁那扇房門幾乎是在切島開門的同時一起打開的。

兩扇挨著的房門裡一併在漆黑的走廊裡投出光來,整齊劃一地照亮了地板。切島愣了一下,下意識地撇過頭,去看旁邊那個本來該已經睡著了的人。


「爆豪?你睡醒了?」


爆豪穿著緊身黑背心和五分褲,踩著一雙人字拖,面色照舊不善。他無論何時都是那副皺著眉頭不甚高興的模樣。


「嗯。」他倚在門框上,言簡意賅地回答切島。不同於下午收拾完東西後倦怏怏沒精打采的樣子,他現在看起來精神還不錯。爆豪懶洋洋地瞄了已經洗完頭放下頭髮的切島一...

◇ LINE series 04



月月去詢問赤葦的理由和黑尾一樣。

也就是說他明知道,然後答應了黑尾。


葦巨:我知道得太多了……

設定上是月月在東京讀大學,然後老黑還在追月月


已經徹底放棄維持形象的黑尾鐵朗氏……

木兔头像id=47717288 

太懶了直接從收藏里找了秋吉一張圖(喂)

      其他人頭像沒換也是因為我懶(夠了)  


木兔終於也是出現了嗯,不容易。

葦巨:靠北哦我不想看同一部電影看三遍啊你們倆到底去電影院幹嘛的談情說愛嗎

哦對月月喜歡用“—ヘ—”是從赤葦那裡學過來的


至於電影……說的是驚天魔盜團2

因為懶得去查日文名就用了英文名咳


再另外就是……兩個人看電影的話。

覺得月月是那種被黑尾悄悄咪咪伸手摟腰之後會用眼刀掃他一眼然後眼神看向別的地方不看黑尾但是卻會稍微配合地朝他那邊靠一點點,默許黑尾行為的類型

(幹啊可愛爆炸)


慣例的(?)彩蛋:

1P第一句話的時間換算成12小時制。

2P第一句話的時間。

190.1這個數字是不是很熟悉是月月的新身高咩哈哈哈


LINE系列其他→ 01 02 03 05 06 07




哦做了我一下午……

做出來正好10P我是天才嗎(滾)



失蹤人口詐個尸……然後可能就要繼續失蹤了

雖然被三次元的事搞得沒空產糧但我都有在好好吃糧(有鬼用)

《[パカカラ]森 と 城》

* 124修罗场

* 西幻paro


01.

我是万万没有想到,自己出门捕食时,会被一支突如其来的箭嗖一下射中衣服给钉到树上的。


草丛中窸窸窣窣钻出来一个骑士。嘴里还念叨着:「刚才的兔子跑那么快不知道射中了没有…」


艹。盲射啊?!

你他妈射一只兔子箭射这么高能射中就有鬼了。


我觉得这个骑士今天不应该出来打猎,凭他这个歪打正着的运气,完全可以去赌场all in一发。

而我出门前显然需要看一看星座运势。


王国有严律,禁止跨种族交配。抓到一律格杀勿论。

而我是人类与兽族的后代。...

《[一カラ] 深海溺亡》


『 五话空松事变梗 』


“我拼了命地不想死,醒来才发现你嫌我活着碍事。”...


《[カラ一]和保健医的二三事3》

01 02 04 05

* 速度大量出没/oscr

* 时间线在01后面



「见见见见见、见…」


「见家长。怂什么。」


「我我我我我害怕……」


讲道理突然说要见家长谁能不怂啊老师!

空松整个腿都在打颤。


今天放学他照例来找一松。没成想一松喝了口茶,放下茶杯,平淡地跟他说,「我家里面说要见见你。」


虽然说从高一进学校还是个毛头小子的时候就一见钟情坠入情网开始追一老师,打了快三年的直球,紧追着不放,好不容易算是把傲娇...

《[カラ一]和保健医的二三事2》

01 03 04 05

* 大概是个傻白甜系列

* 时间线在上一篇前面



小松拉开保健室帘子的时候,空松正在里面睡觉。

他被小松的动静吵醒了,迷迷糊糊揉了揉眼睛,睁开眼看他。


小松对这个跟他同一个姓的学生很是熟稔,况且后者天天有事没事就往他弟的办公室跑,让小松忍不住琢磨,比起体育委员他是不是更想当保健委员。

还有他弟到底是不是也是个弯的。


他笑嘻嘻调笑空松,「又跑保健室来偷懒了啊,松野。」


「下午有训练嘛,中午抓紧时间睡一会儿。」

空松也不怕他...

《[赤この] all the things I know》

▷ BGM - glow


「你說秋紀前輩嗎。」


赤葦京治聽到你這個問題,有些詫異。

你注意到他稱呼木葉是用名字。


「抱歉……倒不是不方便說。只是,很少人向我問起他。稍稍有些吃驚而已。失禮了。」


他微微朝你躬了躬身。


「我想我是該回想一下了。再久一點的話……我怕都會忘了。」


「想到哪裡說到哪裡可以嗎?」


「好的。謝謝。」


「嗯……是個很可愛的人。啊對不起,我有點主觀判斷了。」


「生日在九月的最...

《[カラ一]和保健医的二三事1》

02 03 04 05

* カラ一/バス保/突发/短

* 傻白甜/恋爱臭/有速度出没



空松部活结束之后已经是傍晚了。路灯光次第照亮了暮色。街道上都是成双成对的小情侣。他默默背着运动包穿过拥挤吵嚷的人群,想念今天提早下班了没跟他一起走的一松老师。


也许是思念过度出现了幻觉。

他真的在人群里看见了一松。

欸,前面那个,不就是他的亲亲小可爱一老师吗?


空松揉了揉眼睛。确定自己没有看错。那个猫背的身影,那头乱糟糟不肯好好打理的头发,还有手机上挂的猫咪挂件旁边那个自己送的...

《[パカカラ] luv letter》

* 124修羅場

* oso第一視角



我拉開起居室門的時機好像很不巧。


房間裡沒有其他人。空松正在慌慌張張地企圖收起桌上的什麼東西。他迅速抹了一把臉,轉過來堆出生硬的笑容向我打招呼。


「這麼快就回來了嗎?小松哥哥。」


我們家次男的演技實在有夠爛,縱然他擺著一如既往自認為很酷的姿勢,可他今天沒有穿那套很痛的皮衣加亮片褲,墨鏡也沒戴在臉上,這使我可以輕易看到他眼角泛著的紅。他也許正要一個人偷偷哭一場,卻被我嚇回去了。


「那是什麼?」

我沒理他,眼尖地發現了空松放在桌子上的那把鏡子下面...

《[三馆]一夜人狼(special night)》

  • 三館的年末溫泉旅行篇

  • 含有語言上的all月以及內部的混亂關係

  • 全員月廚模式ON

  • 大家都很煩人並且很蠢

  • 對話內容的脫韁程度可能已經接近暴走……(重要

  • 各種意義上都超絕暴走了

  • 正篇:1st night / 2nd night / 3rd night / 4th night / last night



月島從仙台站上了東京方向開往新青森的新幹線,找到了買好的票上的位置。兩兩相對的四人座,黑尾旁邊空著,對面坐著木兔和赤葦。


月島跟幾個人打完招呼...

《[おそ松さん]向松野小松問聲好》

*24话衍生

*oso中心

*與手書無關



“我走了。”


松野家的長男是在一個普通的清晨離開家的。他向父母平平淡淡地打了招呼。鞠了個躬。每個弟弟的離開都好像給了他一耳光,告訴他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


一個人留在家裡使他心煩意亂,走得好像比所有的弟弟都慢讓他心煩意亂。一個人在圓桌前吃飯沒人給他递醬油,醬油瓶子就擺在他面前伸手就能拿也不需要麻煩誰了。家裡只剩他一個兒子了之後父母問他要不要和爸媽圍在一起吃飯,他拒絕了。

一個人睡六個人的被褥太TM浪費了。誰他媽有那個空閒整晚在六人寬的被褥上滾過來滾過去啊,又不是什麼財閥的小少爺需要每天在五萬平方...

《【クロ月漫画】ちょっと気に食わなかった月島くんの話【とログ少し】》


Pid=54651816 作者=もみお


說到「月島是個溫柔的人」這個議題就想起了這個。月月男友力十分高的一篇……

翻出來做了漢化。放載點了,低調。

共32P。


度盤【 password:5byp 】

解壓碼:CP羅馬音小寫+兩人生日(9位字母8位數字共17位)


翻譯方面我盡力了ry 會日語的GN可以自行去原作地址看

當時看到的時候被P19直接擊沉了,月島君這種安定的氣場很要命啊

還有軟趴趴的阿黑太可愛了w


喜歡的話記得給太太打分哦 ( ´・∀・`)

◇ LINE series 03


突發摸魚短打,直截了當的小甜餅

真的超短

陪智障前輩玩智障遊戲

終於放棄了在戀人面前保持形象的黑尾鐵朗氏


由於要放截圖所以把圖做短了


糾結了一天到底安個什麼名義好,今天一起床突然發現是白色情人節……

假裝是一個準備好的白色情人節賀(喂


還是彩蛋。

P1黑尾第一句話的時間(換算成12小時制)和月島第一句話的時間。


LINE系列其他→ 01 02 04 05 06 07

——


每次卡文卡得痛不欲生就要來摸個魚到底是要怎樣

《[一カラ] 痛並渴痛》


疼痛是這個世界對你的挽留。


 —


『一松人呢?』


『在三樓閣樓上呢。』


『他說了他怎麼了嗎?』


『沒。回來路上問他他什麼也不說。而且低氣壓超可怕根本不敢搭話。話說還想問你嘞。你哪裡惹到他了嗎?』


『沒有啊…我上去看看。』


空松說著匆匆忙忙地踢掉了腳上的鞋子,蹬蹬往樓上跑去了。無視了在樓下朝他喊『欸你不是吧?急著去找打嗎?』的小松。


空松記得很清楚。他不可能忘記那一天。那是他中學畢業前,作為演劇部成...

《[黑月] 后日谈》

 @YU  さん的《【HQ!!/クロ月/黑月】能給的、就這麼多》三次创作


※偏黑尾视角补完的我流解读


※所有注意事项同原作一样


※姑且只是个读后感,没有再花篇幅交代设定,请务必先去看原作


※可能并不愉快


※再说一遍,可能并不愉快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拒绝未知的疯狂/拒绝声色的张扬/不拒绝你


01.


黑尾是有一天自己问月岛的。


ツッキ,你是不是喜欢我。


听到...

◇ LINE series 02



關於ショートケーキ的哲學探討(不是


兩個病得不輕的廚的交流


姑且算是個遲到的情人節賀吧(太隨便了喂

讀後感死活產不出來,摸個這個緩解一下情緒……


彩蛋:赤葦和黑尾的對話開始(P1)和結束(P7)時間


過激派月廚赤葦君出沒

葦&月是大親友關係


葦巨…反正他追的不是月月……


松梗無痕插入 哪裡無痕了

聲優梗。明光哥和おそ的聲優都是樱13。阿黑和カラ的聲優都是U1。


稍微解釋一下P5的柴刀梗,’好可愛好想帶回家‘是寒蟬里龍宮禮奈的名台詞,該角色為著名柴刀戰士


不知道怎麼結局於是就變成了這樣(你)說是情人節賀真的好嗎x


九圖強迫症看著好難受啊……改了改強行凑够十圖(喂


LINE系列其他→ 01 03 04 05 06 07



葦巨:比起巧克力芭菲我選擇月島。(不給我一盤飯糰還想收買我

《[おそ松さん] 岁除》

※ チョロ中心 / 全员兄弟爱

※ 些微色松和速度倾向

※ maybe还有一点长兄和喧哗松的描写



轻松深深吸了一口气。


他走出家门的时候小松还在家里和空松因为什么事而打打闹闹。两个哥哥没注意到他。有时候他都羡慕这种无忧无虑。至少表面看上去无忧无虑。轻松悄无声息地关上门,从玄关退出来。腿边有什么毛茸茸的暖和的物体蹭了蹭他。轻松低头一看。是一松经常一起玩耍的那只猫咪。他蹲下去摸了摸猫咪的头。从兜里掏出一片肉脯喂给它。


他关好门,走在弥漫着烟火燃放后...

#色松相关


一直很在意14话后半部分六子围在一起一边讨论totty的问题一边吃零食时的一个小细节。


15分03秒左右,长男抓掉一把后,盘子里还剩了最后两个。


15分06秒,kara伸手去拿盘子里最后一点


一开始他是向小的那个方向伸手(ichi在那个方向)


然后才转向了大的那一个

(大的那个离他近一点,如果kara一开始就想拿大的那个,完全没必要把手伸那么远,事实上他的手很明显地绕了一圈

一点都不自然地绕了一圈

你说,你为什么拿个零食手都要绕一圈【揪衣领】


然后拿走大的那个,吃掉了


由于镜头对准盘子给的特写,只能看到手的动作,完全有理...

※ 枭谷GROUP夏季合宿校园留言板


※ 一个随随便便的改图,梗来自微博


※ 基本枭谷&黑月相关


※ P2的头像太传神就没改了…


——


◆ (并没有什么用的)注解:


ホーホー:猫头鹰的叫声(这个是小见XD)

かおかお:雀田香织(かおり)

さんま:秋刀鱼

彼女ほしい:想要女朋友


今の暮しの中では 

辿り着けない 

ひとつに重なり生きてゆく恋を 

夢みて傷つくだけの二人だよ 

何度も愛してるって聞くおまえは 

この愛なしでは生きてさえゆけないと 


《《枭》》

图by 三河 Pid=47608783


《枭》/ 试听地址

词/曲:天野月子

编曲:户仓弘智

歌:天野月子


ゴロスケホーホー/咕咕 咕咕

君の街へ/向你所在的城镇

ゴロスケホーホー/咕咕 咕咕

歌うよ/歌唱着

月がそっぽ向くこんな夜だから/因为今晚的月光照向了别的地方


期待はしないよ/我可不做期待哦

调子乘って/这样得意忘形地

はずれクジ引いた时でも/抽到没有中的抽奖时

泣いてごまかして/也只是哭泣着隐藏起来

忘れられるように/希望能够忘记

いつまでもコドモじめてても/就算总是这样的孩子气

こんな风に笑っていように/...

《[黑月]人狼游戏(last night)【extra】》

 —


「那麼,我們一致決定把這個權利交給你了。你想要幹什麼?獵人先生。」


菅原帶著一點戲謔的笑意問月島。


遊戲結束以後是慣例的懲罰環節。赤葦向村民方詢問履行的人選,菅原下意識地看向了月島,注意到其他人也是一樣。大約是察覺到大家的意思,處於視線中心的月島正有些手足無措。烏野的副隊長狡黠地揚起嘴角,替大家總結意願。


月島緩慢地吸了一口氣,試圖使自己冷靜。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本校的、外校的、前輩、同輩、熟悉的、不熟悉的,所有人都在注視著他。...

P1 id=54522553 / 作者= うに

P2-P4 id=46144383 / 作者= 三河

P5-P7 id=54459655 / 作者= つくも/なかの

P8-P9 id=54492118 / 作者= 茶道

P10 id=54532293 / 作者= ヨル



歡迎戳進P站投稿觀看&打分收藏 _(:з」∠)_


——


看つくも太太的年終LOG時瘋狂嚎叫"秋紀世界第一可愛"


想想不對,我作為一個月廚,世界第一可愛的應該是月月。


世界第二可愛又好像有點違心。(沉思


“秋紀世界第一可愛”三秒吧。


三,二,一。


好了,世界第一可愛的還是月月(心滿意足


(到底在堅持什麼沒用的)



去看看Punch Line肝肝新刀歇一歇……

《[三馆中心]人狼游戏(last night)【下】》

<上>



「昨天晚上死的——」


第三夜結束之後,赤葦宣佈天亮,讓大家睜開眼睛,隨即宣告前一晚的情況。他將場上的人看了一圈。最後視線停留在猿杙身上。

「是猿杙前輩。」


猿杙慢悠悠點點頭,坦然接受這個已經預料到的結果。


木兔淚汪汪地看著他:「Saru!我會記得你的犧牲好好活下去的!你永遠活在我心中!」


「木兔前輩麻煩不要像列夫一樣說些令人誤解的話……你看猿杙前輩都不知道怎麼回答你了。」赤葦替猿杙解圍。...


《[三馆中心]人狼游戏(last night)【上】》



「黑尾前輩!我把夜久さん帶過來了!」


列夫手撐在門框上,興致高昂地沖黑尾揮著手。


「不是約好了時間嘛,都說我自己知道來啦。」


與元氣十足、精神滿滿地舉起手打招呼的灰髪一年生不同,矮個子的淺褐髪自由人不滿地小聲嘀咕著,跟在他身後。兩人一前一後出現在體育館門口。...


宫城县春高预选赛决赛结果一出。


黑尾收到月岛的通知短信,立马蹦起来给木兔发短信:木兔!赢啦!乌野赢啦!快给赤苇也说一声!


然后跟猫又教练说咱可以打垃圾场决战啦!


教练:我咋瞅着你比我还高兴呢。


跟研磨说你又可以和小不点打比赛啦!


研磨:哦(适度地表示了无气力式的开心


黑尾:(一腔喜悦无从发泄,转头)列夫!!!!


列夫:(猛力点头)我懂!!!!黑尾前辈我懂!!!!我们都是在第三体育馆待过的人!!!我懂哇!!!!!


黑尾:(紧紧握住列夫双手宛如亲人久别重逢)我就知道!!!你今天的接球练习可以不做了!!!


列夫:耶!!!!(欢呼


夜久:(冷酷)因为要打垃圾场的决战了所以才要加强练习吧。列夫过来跟我练接球。


列夫:(瞬间萎下来哭兮兮看着黑尾求助)


黑尾:(一脸严肃)夜久说得有道理!列夫赶紧去!!!!到时候我们可不能输!!!!!研磨也过来,练习了!!


研磨:欸………………(不情愿


列夫:。゜゜(´□`。)°゜。 说好的可以不接球了呢怎么说变脸就变脸……




枭谷那边。


木兔:(一脸兴奋围着赤苇蹦来蹦去)赤苇赤苇!乌野赢啦!!!!赢啦!!!!!日向和月月厉害吧!!!!不愧是我带出来的小崽子们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本大爷真厉害HEY——HEY——HEY!!!


赤苇:(不为所动)那是他们自己的努力好吗。木兔前辈往脸上贴金真自觉。


木兔:(等于没听到)我们也要加油啦!不能输给他们!!!!伙计们快来练球!!!休息时间结束了!!!


木叶:木兔到底为啥这么激动啊又不是我们赢了 = =


其他人:(摇头)不知道…………



——

祝贺乌野获胜yeah!


P2为番外篇改图。


不知道按我这样天天突发摸鱼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把last night产出来(沉痛

《[黑月][论坛体]暗恋多年的学弟约我圣诞节出去,不会是想把他姐姐介绍给我吧》

LINE体的联动后续

两个体裁都玩了也是满足了哈哈哈



1L >>这片秋刀鱼塘都被我承包了


RT


啊先来简单介绍一下情况。学弟是外校的,和LZ不是同一所学校。他学校在宫城,LZ在东京。前两天他问我周日圣诞节有没有空,说要来东京,还约我出去玩。我当然很高兴地就答应了。本来以为他坐新干线到东京,打算到车站去接他。没想到他说他姐姐开车送他过来。我就有点奇怪,因为以前只知道他有个亲生哥哥,没听说家里有姐姐。然后他说是邻居家的姐姐,和我差不多大。在东京读大一。(LZ高中三年级)


因为学弟是过来玩的,我说带他逛东...

◇ LINE series 01


充斥著亂碼和死蠢氣息的對話

阿黑頭像來自pixiv id=53595922

赤葦/月月頭像來自pixiv id=47367450


使用了id=53595922的部分素材


時間上的出入儘管無視


LINE系列其他→ 02 03 04 05 06 07

——


大家聖誕快樂XD

我們仍未知道在鐵朗第一次給蛍回消息的十分鐘間隔里發生了什麼

這篇的論壇體後續走這里

◆ P1-P4 id=52785350 / 作者= 作田ユニ

太太今年的木叶生贺。就是这投稿让我掉坑的(深深记得)一本正经说敬语的赤苇太可爱了。还有明明是狐狸眼却笑得一脸傻白甜的木叶简直治愈。

(大概是从这之后对他傻白甜的印象就挥之不去了可是他笑起来真的好可爱啊………………


◆ P5 id=50810475 & P6 id=51764609 / 作者= とまれ@HQ沼


◆ P7 id=51115466 / 作者= にじ 


◆ P8-9 id=54039816 / 作者= にけ


◆ P10 id= 52787493 / 作者= izumi kako



◇◇◇◇◇


愉快地吃着冰沙,突然被北风和冰碴子糊了一脸……缓了好久才缓过来……

因为太甜了我还是没骨气地蹲在这CP里(。

伝えなくちゃ大切な気持ち 

いつも毎日本当に……


ありがとう、

《[策秀][BG]邙山苍雪》

风雪依旧,故人归否。


柳夭深一脚浅一脚踏在孤寂荒凉的北邙山路上,窄道蜿蜒,曲向山巅。刚下过薄薄一场初雪。地面枯枝杂乱参差,并着浅雪,踩得嘎吱作响。七秀将身上雪白的狐麾紧了紧,迎面埋头走进一阵接一阵凄冷刺骨的北风里。蒿草与森森松柏在朔风中瑟瑟摇曳。冬日的太阳也是这般惨淡。虚弱的日光穿过朦胧的薄雾。目所及之处一片模糊茫茫,莽莽荒山落满寂静白雪,天地苍凉辽阔。她终是停下来,徒劳地将手放在头上虚遮着去仰望天空,惨白的日光仍刺得她眯了眼。


冬风呼啸宛如悲歌吟。


她恍惚想起...

P1 id=48966404 / 作者=ぺとら 


P2 id=44633386 / 作者=かずのこ


P3-P5 id=45605152 / 作者=こま(元ひなが)





趁着12.5发完存稿,接下来就缘更了(

© 云影凉薄/Powered by LOFTER